那是上個周末的事瞭,同學任梅打電話說晚上沒事聚一聚,說還有一個女朋友從蘇州來的,要我再找個帥哥一
起玩玩,我想到我死黨阿彪,打瞭個電話約他,告訴他我請美女吃飯唱歌,邀請他來,他一聽很高興很爽快得答應
瞭。

 


  北方的春天空氣裡彌漫著騷動的氣息,下午6  :00,阿彪開車來接我,然後我們一起到任梅的住處接她們,
她們也準時的在樓下等著我們,找個環境優雅的酒店坐下來,是那種四人座的桌子,我們兩個男人坐一邊,任梅她
們坐對面,距離很近,甚至可以觸到對方的腿。邊吃邊聊,一會就氣氛就融洽多瞭,任梅介紹說她的朋友叫湯靜,
25歲,哈爾濱人,舞蹈學院畢業後改行做生意,在蘇州阿迪達斯服裝專賣店,生意一直很好。

 


  我開始註意起她,哇塞,起初沒好意思仔細看,不看不知道,一看心直跳,真他媽的漂亮,標準的瓜子臉,五
官的搭配是那樣的精致,柳葉眉,杏仁眼,天生的長睫毛,可能因為近視的原因看人總會微微瞇著,讓人著迷。鼻
子很小巧,象玉琢一般,微笑的時候右邊的酒窩很深,好像要把所有男人都沉醉在她的酒窩裡。湯靜的嘴是我最難
描寫的,以致我到現在還沒找到確切的詞來,你們自己去想象吧。她穿的是低胸的羊絨衫,薄薄的柔柔的,黑色更
襯托出她細嫩白凈的頸部。吃菜的時候她的身體微微前傾,讓我很容易看到她迷人的乳溝,不由一股熱流從下腹升
起,我的雞巴經不住硬瞭起來,眼睛也勾勾地停留在她的胸間,以致她敬我酒時竟有些慌張失態,也許她感覺到瞭
微微笑瞭一下,湯靜和阿彪怪怪的竊笑,我的臉更加紅瞭。

 


  酒過三巡有點興奮,任梅說湯靜明天就要走瞭,今晚玩個痛快。我們便到英王國際歌舞廳一個帶衛生間的包間
去唱歌,上樓時湯靜走路飄飄的總是要我扶著她,讓我膽子越來越大,我開始故意的輕觸她的乳房,她並沒做出反
應,好像是默許瞭。包間裡昏暗的燈光使人更加迷幻,我們邊唱歌邊喝啤酒,湯靜可能不能摻酒,一會便說話打哆,
而且自己開始要酒喝,我心想正合我意,嘴上我心疼她叫她少喝點,可卻在不停敬她酒,一會她就喝瞭4  、5  
瓶零點。任梅和阿彪也在喝酒,不一會他們打情罵俏起來。我對舞曲很熟悉,挑瞭一首幽柔的佈魯斯(四步),並
按瞭重復播放。我們兩對開始隨著音樂跳起瞭舞。一切的誘惑隨之而來,我故意把湯靜慢慢帶到墻上開關旁邊,一
下子關瞭包間裡所有的燈,隻有屏幕上的光亮無力的閃著,幾乎看不到幾米之外的阿彪他們。

 


  我把手輕輕的伸進瞭湯靜的胸罩,捏住她紅豆般小小的乳頭,湯靜輕叫啊瞭一聲,身體軟軟的伏在我的肩上,
享受著我的挑逗,我可以聽到她越來越重的喘息,也感到瞭她的玉手在不斷的抓緊我的背部,我毫不猶豫的吻住瞭
她的雙唇,她也忘情的接受著。我開始向下探索伸進瞭她的絲襪內褲,稀稀柔柔的陰毛是我喜歡的那種,再向下摸
到瞭湯靜嫩嫩的陰唇,濕乎乎的、軟乎乎的,我見時機已到就輕聲問她要去衛生間方便嗎?她當然明白我意思輕輕
點頭默許,我慢慢的把她帶到衛生間門口,悄悄的進去反鎖瞭門,便成瞭我們兩個人的空間,我不在磨蹭時間,迅
速掀起她的短裙,脫掉瞭她的絲襪內褲,解開胸罩扣,自己也快速脫瞭褲子,挺出憋瞭半天的18寸大雞吧,把湯靜
一條大腿架到肩上,一邊用手把著粗大的陰莖頂到柔軟的陰唇上一挺,「滋……」一聲插進去,湯靜忍不住嬌叫起
來,曾經舞蹈學院的她做起這種姿勢當然非常自如,沒有絲毫的別扭。「咕唧……咕唧……」湯靜的下身水很多,
陰道又很緊,一開始抽插就發出「滋滋」的淫水聲音。我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瞭湯靜陰道最深處,每一插,她都
不由得渾身一顫,紅唇微張,呻吟一聲。幹瞭大約15分鐘,湯靜已是渾身香汗涔涔,嬌喘咻咻……而且陰道深處一
陣陣的熱浪澆上我龜頭,她的第一次高潮到瞭……,一種癢酥酥的感覺讓我差點噴出,我趕緊把雞巴退出她的陰道,
放下她的腿,抱起她讓她坐在大理石洗臉臺上,吻住她的紅唇,抓住她兩隻漂亮的乳房在手中把玩著,突然失去雞
巴的她身體空蕩難熬,我並不著急,一手慢慢玩著她的美乳,另一隻手輕輕地刺激陰蒂,隻到她實在忍不住瞭,玉
手主動握住我雞巴導向她的陰道,蓄勢待發的我才二度挺進,在她蠕蠕而動的陰道中以最快的頻率狂操起來,好比
狂潮湧動,巨浪掀風,迅即把她漲到瞭巔峰,隻見她雙手攥拳,兩臂在空中無力的搖晃,同時也加快瞭屁股的扭動,
我再也控制不住,一股熱精噴在花心上。

 


  「哦……心肝……你已經征……征服我瞭……」急喘中,她竭盡瞭最後的一絲力氣緊抱著我,在我耳邊吐露出
她的心聲……稍歇一下我們穿好衣服從衛生間出來,黑暗中模糊的看到阿彪和任梅也在整理凌亂的衣服……呵呵,
原來他們也沒閑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