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蝶和女伴走入浴场,她脱去衣物,围上浴巾,浴巾很大,但掩盖不了她挺拔的乳峰,她走到浴室内,褪去浴巾,让自己美好的身材一览无遗,这是一个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喷火的侗体,白皙、圆润、匀称而丰满,她的乳房无疑是重点,尺寸足够大,圆鼓鼓地挺立着,两个暗红色的乳头象两颗葡萄,很是诱人。
  她冲洗了一会儿,然后走的西边,坐在坐浴凳上,浴凳前有大理石的梳妆台,上面摆放着各种洗浴用品,还有一面小镜子,以及一个淋浴用喷头,小蝶拿下喷头,将开关打开,用喷头对准自己的胸部开始喷射,水珠在乳房上跳射,她目无表情地看着镜中的自己,她长着张鹅蛋型的脸、又尖同时又圆润的下巴,眼角与唇角都微微向上翘起,展示着一种不拘的神气。

  她知道这张脸在怎样的装扮下会有多迷人,也知道微笑绽开多少度才是刚好合适,由此她开始想到在这微笑下迷倒的那些男士们:一个成为了她的老公,虽然高大斯文,却是床上的草包;有的成为她的情人,甜言蜜语后不过是过眼浮云。
  她握着喷头的手开始下移,水珠弹过她隆起的乳房,又滑过她的小腹。再往下移,水流冲到她茂密的草地,她的身体微微一颤,这时候的水,温度刚刚好,力度也刚刚好。

  这水原本就是她的爱人:柔和、安全,总给她带来高潮。她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是通过用这样的水流冲击私处获得高潮,来慰籍自己了。

  今天她下面空洞的感觉特别强烈,她迫切地希望得到更进一步的安慰。
  小蝶看了看四周,这个浴场得有近200平方米,此时只有7、8个女人在洗浴,还有一些工作人员在走动,当她意识到这是公共场所时,赶忙把喷头移向了背部和肩上的发梢,但是并没有人注意她,她的女伴还都在桑拿房里呢,其余的人似乎也更没有注意她的兴趣。

  看看镜中的自己,发现也没有异样的表情,于是她又把喷头慢慢移回到阴部的前方,她开始感受到来自水流的热量从下面传上来,让全身都感到舒适极了,她让水柱慢慢地以划圈的方式移动,逐渐找到了那阴蒂的兴奋点,然后就让水柱直接冲打在小蝶的阴蒂上。

  忽然,一个工作人员把大厅里原来关着的一些灯打开了,这让小蝶吓了一跳,赶快移开喷头。待到适应了这灯光,小蝶又想有所行动时,旁边又过来了另一个女人,边洗边四处张望,使得小蝶顿感无趣。

  正准备走开时,那女人却先起身走了。

  小蝶再次看着镜中的自己,她的脸现在泛着一丝潮红,心中已经被撩起了欲望,她决不想现在放弃获得高潮的机会。

  不过,她现在不敢象在家里自慰一样直奔主题,为免让人怀疑,只好让喷头在身体各处冲来冲去,当水流每冲过一次阴蒂时,她心中的快感就增加一分,一直增加到了无可忍受。

  平常在家里的浴室里,这时候她会闭上双眼开始呻吟,开始想像一些做爱的场面,但此刻,却要面无表情地看着镜中的自己。

  她的眼睛密切地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,但这不妨碍从下体处传来的阵阵快感,一直到这快感巨大得非得产生一次高潮,她才能平静下来。

 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,得想个既不惹人注意,又能放心刺激的好主意才是。
  片刻后,她终于想到了办法:她坐在登上,将左腿盘了起来,让左脚踝靠近右大腿的内侧,看上去喷头正朝左脚踝上喷射,其实大部分水流都冲向了阴部,这次根本不用再刻意寻找兴奋点了,阴蒂已经翘起,极度渴望水流的来袭,水流给阴蒂带来的刺激,带动着阴道也开始轻轻收缩。

  小蝶拿着喷头的手一动不动,因为一找到了兴奋点,水流就可以马上带着她直奔高潮的终点了。

  这一点永远都是男人所不能比的。

  男人无论是用嘴还是用手指弄,都做不到在兴奋点处刚好停留,然后保持放向和力度。

  不到一分钟,小蝶的全身都感到一种巨大的空洞感袭来,她知道,这是高潮来临的前兆。快感已经累计到了极点了,她最后又看了一次镜中的自己,仍然是目无表情的样子,而且身后也没有人,于是,她开始释放自己的空洞,让水流来袭的快感肆意在身体里流窜,她的心被一种兴奋充满,阴道也开始有节奏地有力地收缩,眼睛也开始迷离了,以至于什么都看不清了,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……

  十几妙后,小蝶适时地拿开喷头,让自己得以慢慢地平静下来,再过了几十秒钟,小蝶从沉醉中恢复了过来,又向着镜中的自己摆出了容光焕发的微笑。
  她围上浴巾,去招呼女伴,就象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而她只不过是曾用水流按摩脚踝一样!这次在浴场的奇妙冒险经历,让小蝶久久不能忘怀,一想起来就感到激动燥热。